描写床上运动很细致的故事,在学校课上做污污的事

本文热点: 污事   发布时间:11-15   所属栏目:今日新鲜事

   昏暗的灯光中,男人似乎挑了下眉头,眼中滑过一丝光亮。

 

  那一瞬间,夏初初有些被男人邪气的表情给煞到,小心脏砰砰的直跳。

 

  吼完,她就有些蔫了。

 

  这男人好像很危险……

 

  北冥煜眸色深深的看着女孩那双恼火又漂亮的黑葡萄大眼睛,有些晃神。

 

  跟她真像!

 

  一股甜甜的清香夹杂着酒气拂过鼻尖,随着呼吸窜进肺腑,他心里的某一处瞬间像被什么小虫子蜇了一下,麻痒的很。

 

  勾的他既然……起了反应……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流窜在血液中,亟待喷薄而出。

 

  北冥煜眸色一闪,墨黑的瞳孔,越发深邃炽热。

 

  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女孩的下巴,让她对着自己,问的漫不经心,“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

  “呵?你不就是出来服务的吗,干嘛问的这么傻,看你似乎长的还不错的份上,姐我的第一次就……送你了。”

 

  夏初初眸光一转,摸着他的轮廓立体的五官,呵呵笑了起来。

 

  北冥煜佻了下眉梢,轻吐了口烟圈,轻轻一笑。

 

  他向后靠在沙发上,一只手拿着烟,一只手完全舒张开,放置在沙发背上,闲适慵懒,眸光邪冷,对着夏初初问了句。

 

  “多大了?”

 

  夏初初一怔,直觉回答,“快E了。”

 

  低沉的笑声传来。

 

  这小东西真有趣!

 

  他问她年龄,她倒是回他这个成熟的话题。

 

  北冥煜目光染上一抹玩味,突然落到她饱满的胸上,薄唇微微翕动:“你确定?!”

 

  感觉到他质疑的目光,夏初初小脸一黑。

 

  这家伙是嘲讽她胸小吗?

 

  夏初初双手抱胸,挺直了身板,顿时胸口往前挺了几个度,气恼不已,“大叔,你这样很过分,知道吗?我真的有E了。”

 

  “……嫌弃我胸小,我还嫌弃你老呢。”

 

  别欺负她看的不清楚,她还是能分辨的出来,这男人的年龄绝对比她大了不止五岁。

 

  “你该不会是不行吧?所以想引开注意力,我肯睡你,是你的荣庆!”

 

  果然,她话一落,旺盛的冷意瞬间袭滚了过来,就像被人踩着雷池一般,北冥煜的脸冷了几分。

 

  没有男人喜欢被别人讽刺不行!

 

  尤其是他!

 

 

描写床上运动很细致的故事,在学校课上做污污的事

 

 

  “哈哈!真的不行啊?”夏初初不怕死的继续挑衅,歪着脑袋,黑葡萄般的眼眸一眨一眨的对着男人。

 

  妈蛋!怎么好几个呀!?

 

  夏初初小嘴嘟的老高,难受的峨眉耸的都跟小山峰似的,可怜兮兮,不断的摇晃着昏沉的脑袋。

 

 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东西!

 

  屡次挑衅他,还是这种让人牙痒痒不屑的口气。

 

  北冥煜倏然揽着她的腰弯身,把手里的烟丢在烟灰缸里,滋滋作响。

 

  对任何女人都毫无反应,沉寂将近二十九年的身体,却在这个女孩的面前觉醒,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下药了。

 

  体内情潮涌动,他不想再忍耐。

 

  瞬间,夏初初被反压在沙发上,被笼罩在高大的身影下。

 

  “行不行,你试试不就知道了?”北冥煜俯身,炽热的唇瓣故意刷过她白嫩的耳朵,见她敏感的瑟缩着,嘴角露出一丝邪气的笑意。

 

  话音未落,炽热的薄唇直接吻住她嫣红的小嘴,长驱直入。

 

  房间里面,瞬间传来了两人激烈的喘息声与暧昧的啧啧声响。

 

  夏初初被他吻的昏昏然,脑袋发懵,唇瓣绯红似滴血般妖艳,那茫茫然的小脸上透着妩媚。

 

  勾人至极!

 

  丝丝缕缕的清香窜进肺腑,猛烈的往下腹冲去,勾着内心深处的情潮,身下紧绷火烫。

 

  北冥煜下颚紧绷眸色越发暗沉,流韵着势在必得的神韵。

 

  这女孩比他想象中还美好!

 

  对于箭在弦上的北冥煜来说,似乎不满足于这点,瞬间转移阵地,张口,猛地咬住她的脖颈。

 

  “呃!”

 

  一股火热的电流从那处迅速流窜到大脑,继而窜到背脊,流到四肢百骸,浑身变的麻痹,却又无比的舒服。

 

  夏初初眼睛瞪的大大的,牙齿咬着嘴唇,脑袋空白的感受着这陌生的体验,脸颊绯红。

 

  男人在她的脖颈上又是咬又是吸,那炽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粉嫩的肌肤上,引来一阵阵颤栗。

 

  “不……”受不了这陌生的麻痒感觉,夏初初惊慌的下意识出声阻止,却变成了软软的,懦糯的,毫无威力的嘤咛,像极撒娇。

 

  北冥煜狠狠的吸了一口,才松开,直起身子,目光赤烈盯着她,就像紧锁着嘴边的猎物。

 

  那酥麻电击的感觉倏然消失,夏初初不明白他为何突然没有再继续,抬起小脸迷茫的望着他,眸底带着一丝控诉的委屈,就像是丢掉了糖果的小女孩。

 

  对上她氤氲的黑葡萄大眼睛,面颊透着迷人的红润,北冥煜眸子骤然紧缩,浮现掠夺的火热。

 

  倏地,他弯身一把抱起了她。

 

  夏初初摇了摇更加昏沉的脑袋,气喘急道:“等……等一下!”

 

精选一周热门榜